勇氣 (photo from www.x-tone.net)

Mukta的練功緣起~

 

從小Mukta就很討厭運動,跑步永遠是最後一名;看別人跑步輕輕鬆鬆像吃豆腐一樣,而自己則是氣喘如牛老覺自己快升天。 反應慢、速度更慢,球類運動更不是強項,被球打到比去打到球的機率高上一倍。 偏小時長得比別人快,手長腳也長老是會被點名出列,老師說看不出來我是外強中乾型的,也就是中看不中用。

 

國中時認識了我的舞蹈老師,為了一圓能夠當成飛天仙女的夢想,我加入了舞蹈社團,從跳舞中我找到了自信及快樂,彷彿沒有什麼事可以再困擾我,為了延續這個夢想,我在國二升國三那年報名了舞蹈補習班,抓緊時間拉筋練舞,舊時的場地其實不是標準的練習教室,有時是在石磨子地、有時則是在水泥地練習,我的手部從小就很沒力,為了練習前手翻常常會摔到尾椎或是頭部甚至整個背部,每次摔下去眼冒金星;坐在地上覺得都爬不起來,但為了夢想只能咬牙堅持。 長時間的過度拉筋讓我在半年不到的時間,完成了許多的艱難動作,例如連續下腰、劈腿、一字馬等。 但這樣的努力並沒有讓我考上國立的學校,跟同期從小的練舞小孩比起來,實力其實是小巫見大巫,家人要求我收心重考當個國四生,努力了一年擠進了專科選擇念商,放棄了夢想只好看舞蹈影片或是參加學校的社團當成一種興趣。

 

三年的練舞讓我的體態一直讓人很羨慕,除了姿勢優雅、身體線條也很美,更讓朋友咬牙切齒的是我大吃大喝卻不會胖的體質,我一直以為這是天生自然的而且會一直持續下去。 但這個美夢在專科畢業後開始走調了,我發現髖關節外部的兩側肌肉有一直增生的情形,從維納斯的美名很快就掉入人肉三角御飯團的惡夢裡。心想一定是缺乏運動才會造成臀部走樣的危機,所以我選擇一間國內知名的聯鎖瑜伽教室期望恢復往昔水準。 第一次接觸瑜伽對於不斷變換的體位法,剛開始還有點頭昏眼花、手酸腳軟;不過我的柔軟度在之前有打下基礎所以很快有些動作就能完成到位的標準,不過那時僅著重於體位法的拉伸,對於個人運動型肥胖的體型效果並不顯著,因為我的三角御飯團在一段時間的努力並沒有一點點減少的跡象,而且隨著工作壓力增加經期開始紊亂、經前頭疼、子宮以下都常感覺處於冰冷,隨著工作負荷變大,頭皮的皮屑從雪花飄飄到整片整片的剝落,直到某日因為長期作息不正常,我突然無法自行站起來,不管怎樣都覺得天旋地轉,親愛的阿嬷還以為我中邪卡陰,後來經西醫診斷叫作「梅尼耳式症」,只要乖乖躺好、安心休息不要壓力過重自然就好了。

 

於是我轉換了工作跑道,經調養後頭是不暈了,但是身子的狀況卻越來越糟,每個月的來經變成是種夢魘、從原本的一顆止痛藥到最後是一堆止痛藥才能渡過難熬的經期,身體只要冷熱交替就感冒,西藥吃到身體會發抖全身無力,後來親愛的阿嬷又幫我請教神明該當如何,後來說是我的體質不適合吃西藥要改服中藥,怕極中藥味的我卻常常吃中藥吃到反胃。 為了擺脫當一名藥罐子,所以我開始找尋其它方式調養身體。

 

因為諸多因素的關係後來學武術、太極導引、游泳,也試過傳統民俗療法及整脊手法,但都只能減緩局部疼痛卻不能根治,親愛的男友從約會時期就陪我走過許多醫院診所及傳統療法,到最後不怕死的男友成了我的先生,還是不斷給我打氣繼續運動、吃中藥及許多補品來調養。只是不知為何中藥吃一段時間就沒效只好再換家,身體只能維持一般作息,可只要碰到節氣交替及經期來潮就很糟,最介意的臀部三角御飯團在堅持對抗的第一個十年裡頭依然文風不動。

 

從中醫及傳統療法裡,我知曉肌肉的增生是為了保護已經受傷的骨骼或細胞,早期練舞的重摔及兩次的車禍對我的腰椎產生了壓迫,過久時間的拉筋已對細胞造成傷害,內部嚴重的傷害程度其實遠超過想像,後來再與國中練舞的老師及同學聚會發現,身體的細胞會記住我們曾經對它所作過的任何事,因為我親眼看到我最敬愛的老師在退休後,纖瘦的身材卻也變成了一個超大型的御飯團,同時期的學姐說她倆次生產都會血崩,同學也有駝背及長期身體酸痛的問題,不能完全說都是因為練舞造成的傷害,但在那時刻我彷彿看到年老的我那顆御飯團也隨著歲月不斷的長大。

 

在某次機緣一位阿姨介紹了一位氣功老師替我媽媽醫手,看著那位老師用氣功引動媽媽發炎的傷口,經過兩次調整後就復原了,驚豔之餘我也開始採用氣功療法,但自己身體實在是很遲鈍常常感覺不到氣的存在,幾次的治療下來那兩顆夢魘般的御飯團開始有鬆動軟化的現象,只是每次的索費對於一般收入的我實在很沉重,氣功老師說如果要好得快就得靠自己練氣,於是為了長久抗戰只好硬著頭皮去摸索練習那看不見的「氣」。 初期的練習都只是藉由口傳的心法自行練習,但自己本身從小就很容易氣動,也就是所謂的自發功;所以常搞不清楚氣的流向及控制的方式,尤其是拙火能量上來時全身會轉個不停,為了避免所謂人稱的走火入魔,後來我採用躺著冥想氣流的運行,身體是不轉了但也常常練到睡著。

生下老二後家中的經濟更吃緊,於是我與先生商量後來停止氣功的療程。民國九十九年算是個人的一個生命轉變的考驗,兩個孩子我都是自行哺乳但老二在出生第八個月開始體重停滯,而且看起來越來越瘦,有一天從家人出遊的照片中發現怎麼有一個骷髏女人抱著我兒子,眼框深黑、馱背、臉色蠟黃真的活像個遊魂;體重計一量不到半年時間體重竟然掉了二十公斤,那時先生工作狀況不太好,許多事情也無法跟家人明說,那時自己除了身體不適、精神耗弱外還外加輕度憂鬱,多重的壓力常讓自己半夜醒來哭泣。 好幾次快撐不下去時,看著孩子的睡臉給了我勇氣去面對現在的困境。 為了不再花更多無謂的醫療費用,我想要學習一種不管在哪都不受空間環境影響都可以練習的功法,不但可以強壯身體也有機會當成另一個所長。 最後是家中倆個孩子的因緣促成讓我最後選擇了瑜伽,更再上天的安排與指引下─不到三個月的時間我完成了三張證照,並且家中的瑜伽教室也在許多貴人幫忙及上天的祝福中同時開業。 重新回想以往的經歷拉拉雜雜像個阿婆的裹腳布一樣,但順著心念的引導去完成命定的工作卻像在坐雲霄飛車般,一切都早就已經安排好。

坦白說,去年五月要承擔這個身心靈的使命時,心中對自己的能力是打了一個超級的大問號,連我自覺都很難去說服我先生。 雖然之前練功還有一些底子,但經過歲月的磨練及過度的使用,筋早就拉不開,許多毒素讓身體從頭到腳都有大小不斷的毛病,更別說自己自顧不暇跟本沒有多餘的心力幫人上心靈課程。 但我收到的訊息卻是─小我與大我本是一從來不曾離開,只要心念願意敞開連結,宇宙愛與光的祝福永遠不會潰乏甚至飽滿盈溢。 就在我轉動心念願意去承接的同時,這股強大的能量在我每次練功時都能帶來啟發,甚至在多次練習中發現了以往百思不得其解的動禪之妙,身體在許多的肢體伸展同時,瑜伽的呼吸法讓自心帶入另一個身體冥想的境界,並且在搭配深層的吸吐同時產生自然的龜息。 瑜伽就這樣很自然的與我之前所練習的氣功心法合一,在短期的練習裡身體不但明顯起了變化,身體細胞的恢復讓我的臉色出現久久不見的紅潤,先生看到我在短時間內就有如此明顯的變化,在無許多後援的情況下他仍二話不說全心支持我走瑜伽教學的工作。

 

從去年九月到現在不到半年的時間,能完成我幼時最早的心願─當一個有能力給予及付出的人。 回想過往都讓我心裡充滿感恩及感動,這些在我生命中出現的家人、老師、朋友及所有的十方貴人都成就了現在的協和瑜伽屋,感恩宇宙的大愛從不曾離開我們,個體的能力雖然有限但心念卻無界線,Mukta願意盡自己的全副心力去回饋這份愛與祝福。 謝謝願意看完這份文章的朋友,願上天祝福你()的靈魂平安自在,Namaste!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Mukta Yoga 甦活自在】甦活陪伴 身心自在

muktayoga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