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和瑜伽屋 Mukta Yoga
台中市龍井區藝術街81巷12號1樓 E-mail: muktayogatw@gmail.com H/P: 0911-117456 0972-077767

個人靈修拙火經驗記實

對有些人回憶是種美好的經驗,但若以上述的議題要我倒述自己這些年的靈修拙火經驗;對我來說卻是一種痛苦的回憶考驗. 

小的時候媽媽說我很安靜常常一個人靜靜的在旁邊不知在做什麼,而若以現在的角度去看待小時候的自己,應該是一個多重感官不協調

、強迫症、注意力不集中,焦燥不安的小孩子.  很小的時候我常對自己發問生命的課題,如我是誰? 我為何而來? 我死後會去哪裡? 

從小到大與人講話及上課我都無法集中思考太久,因為我的腦袋常常需要消化很多的外來畫面,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以為大家都是這樣子生活思考的,

後來功課一直都是我學習路上的罩門,讀書上學對我來說真是痛苦,因為書本無法變成一張張的畫面進入腦袋裡,直到上專科才試圖將文字或

數字轉譯成畫面進入腦袋才漸有起色。  也因為對自我的探索與不安所以很早就對神秘學及宗教產生興趣及嚮往,國中時因為舞蹈老師的關係接觸了佛教,

我第一個認識的是阿彌陀佛(西方三聖),第一部持誦的經典是阿彌陀經,其實我不懂經典也不了解西方三聖的背景,

但在每次的跪拜及唱誦都會不自覺流下淚水,全身是暖暖的,心頭是熱熱的但頭頂心卻是清涼的,有師姐說這是自我懺悔的善心發露,要更持續精進,

但只要進入宗教團體與人交流就又成為我的另一個死穴,除了有人的地方就有人的問題之外,個人的敏感六觸神經無法與人能放心的交流及久處.

後來我還是常常為了內心的渴求去過許多神聖的殿堂,唱起詩歌會讓我淚流滿面感動不已,因為那裡真的能感覺到上天神性的愛無所不在,

可是只要一回到生活現實面,人性的真實面常讓自我處於一種站在懸崖上的感覺,終究至今還是沒有能找到一個自我歸屬的地方.

 

長大青春期過後感覺自身肉體比較能控制大腦的意念,雖然我的腦袋還是像跑馬燈一樣畫面轉個不停,但藉由外在的訓練讓自己說話的口條更有邏輯性,

不再讓畫面去干擾我的人際關係,我告訴自己腦海中所聽到看到甚至感覺到的都是假的,凡所有相皆是虛妄的,真實世界的自己才是對的,

總之我朝著大人的社會期待值不停的訓練自己擺拖過去,並且朝向社會定義的成功之路邁進. 但在不斷的自我暗示及壓抑之下,卻是另一個夢魘的開始,

肉體的控制無法延伸到睡眠時間,我開始在每一日作起無數的彩色夢境,有時半夜醒來告訴自己那些都是夢不是真的,躺下去卻還是無法停止那些夢境,

有些夢境的真實程度讓我感覺現實世界反而都是假的,我的睡眠品質若以他人來看應該是很差的,

但我卻是日覆一日的一直延續這樣的情形到成人,我朋友甚至會笑我說:連睡個午覺(約20分鐘)也能作那些亂七八遭的夢,真是被我打敗.

 

後來會再走上靈修這條路就必需提到我先生,因為他是那個關鑑樞紐. 自小看到週遭許多婚姻的不完美及無可耐何的妥協,

我自認為能將這種人與人之間的小愛轉化成大愛,所以自我期許等對家庭的照料責任較輕時,在三十歲時我會選擇出家或當修女去自我奉獻,

但卻在二十六歲時認識了我先生,第一次見到他時我心跳如鼓腦袋傳來的唯一畫面訊息:妳逃不掉了. 先生與我就像是陰陽兩面,

決然的不同卻又強烈的互補,他常對我離世修行的觀點提出質疑,而後在因緣具足下我就抱著隨時準備離婚的不安心情嫁給我先生.

婚後的我卻是讓人很羨慕的,我年輕自信又有活力,老公疼我也沒有婆媳問題,我想一個女人要的愛及幸福莫過於此了. 

先生很關心我的健康,體質差又有許多運動傷害的我讓他很擔心,他用了許多食補及藥補照顧我的體質,結婚後最常陪我去的地方就是中醫診所及民俗療法的地方,

後來接觸到了氣功發現原來可藉由練氣去打通身上的筋脈,剛開始氣在身上跑時是沒感覺的,但藉由靜坐,呼吸及一些簡單的動功,我發現了氣流在身上運行的奇妙,

後來我們夫妻都會藉由大自然的氣流運行去補足身體的能量不足,那時身體的細胞好像充滿了快樂的電流,身體是輕柔且舒服的,我的腦波也藉由不斷的訓練慢慢平穩,

長年的夢境雖然沒有消除,但已不會對心智體造成衝擊及困擾,甚至有時一覺醒來也不記得作什麼夢了. 

 

在一次出國的工作場合上我認識了一位在走靈山訓靈的師姐,我與她很投緣也聊到很深的靈性問題,我將自己碰到的問題向她請教,

她建議我先將原神收回才不會老是心神不安(這不知是第幾個人跟我說這個建議),心想竟然那麼多人叫我去收驚,反正也不花多少錢,

所以我就去她家採用最傳統的方式收驚,在儀式完成後師姐的媽媽突然叫我坐下靜坐,我不知所已但還是乖乖坐著,阿姨口中開始唱著我聽不懂的咒語,

我的全身開始發熱,腦波的意識突然停擺,我的雙手開始好像充電,又麻又癢又涼又熱,我不由自主甩起雙手,

力道之大讓我先生看了很驚奇,當雙手不在甩動時我的身體好像隨著一股聲音(亦或力量)開始旋轉身體,幅度越擺越大我的汗如雨下身體好像在焚燒,

而後我並不清楚阿姨是藉由什麼力量讓我停止,但身體的那場經歷卻讓我又興奮又恐懼. 爾後碰到有許多在修行上行之有年的人,大多都告訴我你體質特異今世要好好修行,

要努力向上提昇,但建議修行的方式每個人講的卻都不一樣,回想起求學時期的過往求道經驗並不是很愉快,所以我一直處於觀望的心泰,這邊看看那邊聽聽,但沒有採取行動.

 

而真正推動我走向瑜伽修行這條路上的是我的孩子. 尤其是我的大女兒,她從小就和一般的孩子成長進度不一樣,她是用跳階式成長的,

阿嬷說這是一個很天資聰穎的孩子值得栽培,但我的第六感卻告訴我她是一個心靈上需要幫助的孩子,她的天性對人異常敏銳、觀察力極其細微,

但個性衝動常常眼神會放空不知在想什麼,我女兒腦波有時傳來給我的畫面是一面白色的巨大牆壁,上面用只用很簡單的線條勾勒出一個小女孩的樣子,

我第一次無法解讀一個人的意念及心思就是我的大女兒,她的問題常常讓我思索過去的一些線鎖,有時我會自我折磨覺得這樣的孩子問題點應該是媽媽造成的,

後來我積極找尋一些能幫助我女兒的辦法,從醫學文獻上的建議可以讓疑似過動症的孩子去讀經及練習兒童瑜珈,這對腦波的平衡是有所幫助的,

於是我從瑜伽的經典及學習去找尋問題解決的可能性,而在去年我開始第一次聽到拙火瑜伽,是從源淼的書,她的成長背景及她特殊的體質但卻在書中一直強調她不是靈媒,

她所描述的經驗值和我的過去式引起了共鳴,我第一次對她書中在她練習拙火瑜伽的喜悅狀況產生了嚮往,也在台灣找尋相關拙火經驗的學習課程及對像. 

不過很奇妙的是我一直以為全台灣只有一個姓黃名蓉的人在教拙火瑜伽,因為不管我資料怎樣搜尋跳出來的都只會連到黃蓉老師的網站,

這跟以後我在找報告時跳出一大堆其它人的拙火瑜伽報導是完全不同的,但因為老師的網路照片一看讓我感覺又是一個靈媒同修,其實心裡還是有些抗拒的.

緣份的牽引卻是很奇妙的,腦海裡強烈的訊息讓我不得不讓步(我一口氣選了三個師資班),

但心裡清楚最終目標還是要上老師的拙火課程,所以上這一個課程讓我又期待又怕受傷害..

 

開始上課後老師說我的拙火早已覺醒,只是一直以來沒有好好駕馭這股力量,因此當老師在第一次靜坐在幫我調整中脈時,

我身上有一股像火能量一樣的氣流不停往上竄與老師所引入的氣流在我體內產生了一股巨大的衝擊,這時我的肉身體超過了一種極限讓我不得不狂喊尖叫,

接著這股氣流互相交融從我的喉輪不由自主發出喔的聲音,當這股氣流匯整為一時我的腦波完全停止運作,呼吸仿彿也停止,整個身體處於一種真空的狀態,

外界的人事物完全的被抽離,我在這樣的狀態裡得到內心的平靜及放空,

這次的靜坐體驗是很美好及喜悅的,但當人要在回到現實層面時心中會有一種失落感,好像丟掉了我的心. 

 

記錄至此並未完成我接下來的體驗,因為在每一次的拙火體驗裡都是不一樣的感受,每日我會開始與自己靈性的對話,身體能量的擺動現像慢慢呈現較規律且緩慢的運作,

自己不會再去壓抑或漠視這股力量,我轉向內觀及傾聽內在真我的聲音,腦波的訊息畫面好像有慢慢捉到竅門去控制它,雖不完全但總是一個好的開始,洪

  水只能疏導不能績堵,順著這一股靈性的力量慢慢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是今生的唯一課題,也希望能藉由這股神性的力量能真正去幫助身旁需要幫助的人. Namaskar!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Mukta Yoga 甦活自在】甦活陪伴 身心自在

muktayoga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哈哈
  • 很有意思的夢
  • 確實...人生如夢

    muktayogatw 於 2013/09/08 11:2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